听书阁

章节目录 第 8 部分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对于这门婚事,莫家是忙里忙外,所有的一切都弄的停停当当。

    两人的婚礼在半个月后的教堂举行,还是那家教堂。

    当韩雪穿上漂亮的婚纱,出现在教堂里的時候,所有人都被韩雪的美丽惊呆了,只知道尹明城有个继女,没有想到这么惊艳美丽,特别是在白色的婚纱衬托下,仿佛天上下凡的仙子一般。U2iH。

    莫少楠看着韩雪整个呆住住了,直到尹明城亲手将韩雪送到他手里,轻轻咳嗽了一下,他才回过神来,引来现场一阵窃笑。

    神父开始念婚词:

    “莫少楠先生,请问你愿意娶韩雪小姐为妻吗?不论富贵还是贫困,健康还是疾病,都对她不离不弃?”

    “我愿意。”莫少楠爽快的答道。

    “韩雪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莫少楠先生为妻吗?不论富贵还是贫困,健康还是疾病,都对他不离不弃?”

    “……”许久不听回应,韩雪只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台下开始窃窃私语,尹明城和苏梅脸色紧张的看着韩雪。

    神父又念了一遍,“韩雪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莫少楠先生为妻吗?不论富贵还是贫困,健康还是疾病,都对他不离不弃?”

    莫少楠轻轻碰了下韩雪,才让韩雪回过神来,说了声:“我愿意。”

    一场虚惊,所有人都松一口气。

    “现在请新郎和新娘交换戒指。”

    在神父的主持下,莫少楠和韩雪相互为对方带上婚戒。

    “礼成,现在新郎可以亲吻自己的新娘了。”

    莫少楠掀开韩雪头上的白纱,靠近韩雪的時候,韩雪下意识的后退,被莫少楠突然抱住,无法躲避的韩雪只得接受了莫少楠的吻。

    当晚在W城最大的皇家酒店里,莫家宴请了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

    韩雪早已经乘车到了莫家为莫少楠准备的别墅中,大红喜字贴在新房里,看着格外的刺眼。

    独特的欧式设计,进口的豪华家具,让这栋别墅看起来更是富丽堂皇,可见莫家有多中意这门婚事。

    韩雪嘲弄的冷哼一声,莫家娶的根本就不是她韩雪,而是她韩雪背后尹家。

    一个能将自己未婚妻抛弃的人又能对自己爱到哪里呢。

    外面传来汽车的引擎声,韩雪知道莫少楠回来了。

    莫少楠喝的醉醺醺的被人送了进来,趴在床上不动弹了,送他回来的朋友说他今晚高兴喝了太多酒了,新郎都成了这样了,这下也没法闹新娘了,那些个朋友便都走了。

    房间里只剩下韩雪和莫少楠两人,望着趴在床上跟死了一样的男人,韩雪冷冰冰的转身,这个時候喝醉的莫少楠从床上爬了起来,问:“你要去哪儿?”

    韩雪回头看到莫少楠还能说话,冷冷道:“去别的房间睡觉。”

    “今晚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啊?”莫少楠暧昧的靠近韩雪,“一刻值千金……”

    在莫少楠扑上来的那一刻,韩雪身子一闪,躲开了莫少楠。

    “老婆,你跑什么啊?”莫少楠又扑上去,韩雪连忙躲开,莫少楠一头撞在墙上。

    韩雪严肃的对莫少楠说:“莫少楠,我告诉你,就算我嫁给你了,你也休想碰我一下?”

    莫少楠这下子算是清醒过来了,看着韩雪,“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许我碰你,你嫁给我干什么?”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你,是你自己联合我的父亲逼迫我嫁给你的,所以,你永远也别想碰我。”韩雪警惕的看着莫少楠,高傲的转身,准备打开门出去的時候,莫少楠突然冲上来关紧门,抱住她的腰将她拖回床上去了。

    “我碰不碰你由不得你说了算?”

    在莫少楠的手差一点扒开韩雪身上旗袍的時候,韩雪抓起床头柜上的精美玻璃台灯用力砸了一下,将碎裂的刃口对准莫少楠:“你如果不想溅血的话,就滚远一点。”

    莫少楠看着眼前的碎裂的半截台灯,缓缓的放开了韩雪,又换上了那一副嬉皮笑脸,“有话好好说?”看到韩雪冰冷的眸子射出决绝的光,举起双手,投降:“好好,你不让我碰,我不碰你就是。”

    莫少楠被迫下了床,“老婆,听话,快把这东西扔掉……”

    “滚?”韩雪一声低吼,最后莫少楠被赶出了房间,韩雪立刻锁紧门,插上保险。

    看着满地的狼藉,韩雪预感到自己以后的日子恐怕会很难过,也许她不该答应这门婚事的,可就算她拒绝,真的就有用吗?

    她心里清楚的很,就算她不答应,最后也还是要跟莫少楠结婚。

    她认命了。

    但是答应嫁给他不代表要陪他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韩雪就被莫少楠的敲门声吵醒,也不开门,就直接问:“什么事?”

    莫少楠在外面说:“今天我们要出国度蜜月,机票早已经订好了,上午十点的机票,我是来叫你一声。”彷佛知道韩雪并不想去度什么蜜月,莫少楠又故作好心的提醒道:“当然,你要是不想去的话,就跟你父母还有我父母打个电话说一声。”

    他知道她是不可能跟双方父母打这个电话。

    出国去散散心也好,至少不用再留在这个让她痛心的城市了。

    两人收拾了行李一起去机场,结果刚刚到机场,柳芳芳就突然冲了上来,抓住韩雪就大骂她是个狐狸精,抢走别人的未婚夫,现在还有脸到机场来。

    机场大厅的旅客纷纷看了过来,一大早就上演这样的一幕。

    柳芳芳的情绪非常激动,死拽着韩雪不放,又是抓她头发,又是踢她,韩雪不想在公众场合跟她一样发疯,用力的推开她,也许是真的被柳芳芳气到了,韩雪说话也不客气:“你自己抓不住男人的心,找我撒什么气?”

    柳芳芳一听这话,更是怒火中烧,也不管机场这么多人,好不顾形象的抓住韩雪就是大骂,什么难听骂什么,将韩雪骂的连荡妇都不如。

    韩雪不想跟她一起在这里让别人看笑话,推开柳芳芳,就走,柳芳芳哪里肯放人,昨天他们结婚,她就打算去闹场的,结果被父母死死看住,才没机会,直到今早才逮住机会溜出来。

    “你这个狐狸精,你想跑哪儿去?真是不要脸,到处抢别人的未婚夫,你这个贱人,你出门怎么不被车撞死……”柳芳芳抓住韩雪大骂,怎么骂都不觉得解气,韩雪实在受不了她了,四处寻找去办登机手续的莫少楠,终于被她看见莫少楠,用力推开柳芳芳,大步走到莫少楠面前,指着莫少楠说:“不就是一个男人吗?他就在这里,你喜欢就拿去?”

    柳芳芳像是突然噎住似的,被韩雪的举动弄的说不出话来。

    周围的看客越来越多,莫少楠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劝说柳芳芳赶紧回去。

    他说,他跟韩雪已经结婚了,他跟她已经回不到过去了,现在韩雪才是他的妻子。

    “少楠,你说你只爱我一个人的,你说你这辈子非我不娶的,为什么突然变成这个样?”柳芳芳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拉住莫少楠,激动的指着韩雪,问:“是不是这个贱你的?”

    “请你不要侮辱我的妻子。”莫少楠突然严肃的甩开柳芳芳,“我跟小雪是两情相悦,我很爱她,至于你,以前我是爱你,想过娶你为妻,可是我实在受不了你的大小姐脾气,这么多年来我已经忍够了,所以才决定和你分手,跟我现在的妻子一点关系都没有。”

    柳芳芳没有想到莫少楠这么绝情,几年的感情,他说变心就变心,一点情面都不留。

    这就是这个男人的真面目吗?

    爱你的時候,甜言蜜语;不爱你的時候,就是这样无情。

    她把青春都给了他,结果他就这样对待她?

    柳芳芳不甘心,抓住莫少楠又开始闹,非说这一切都是因为韩雪,硬说是韩雪勾引了她的未婚夫,还哭着求莫少楠不要被迷惑。最后莫少楠实在没办法,打电话叫来了机场的保安才将柳芳芳强行拉走。后不人还。

    柳芳芳就算被保安拉走,嘴里都在大骂韩雪是个贱人,抢了她的未婚夫。

    一大早就遇上这种事,韩雪更是心力交瘁,没什么心情去度蜜月。

    一上飞机,就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她其实也能理解柳芳芳的疯狂,自己相处了几年的男朋友而且还是订了婚的未婚夫就这样让别的女人抢走了,不管是谁都不可能这么快就接受的。

    她越是疯狂,证明她对莫少楠的爱越深。

    想来,她也算是个可怜的人,韩雪这么想着,倒有几分同情柳芳芳,心里更加鄙视起莫少楠来。

    飞机七个多钟头之后到达国外的机场,两人去机场附近的宾馆住房,因为韩雪不会说当地语言,只能听凭莫少楠的安排。

    一个月后两人回国。在这一个月里,两人各住各的房间,各吃各的饭,完全像两个熟悉的陌生人。

    就算莫少楠再讨好,韩雪也不领情。

    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想过要嫁给他,是他硬要娶自己的,所以也别怪她这样对他。

    蜜月就这样过去了,回到国内,又要面对一大堆的事情。

    刚刚下了飞机,出了机场,莫少楠便接到他的母亲打来的电话,叫他们回去吃饭。

    其实也就是想看看韩雪。

    除了他们结婚的那天,莫少楠的父母有见过韩雪一面,之后就一直没有机会见面,而之前,韩雪也没有正式拜访过他们,所以这对夫妻一直想看看他们的儿媳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到了莫家,莫少楠将韩雪介绍给了自己的母亲,韩雪礼貌的唤了一声:“阿姨。”

    莫少楠的母亲的脸当時就沉了一下,看在自己儿子的份上才没有计较,客气的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还叫阿姨呢?”

    韩雪愣了一下,不叫阿姨叫什么?难道叫伯母?

    莫少楠轻轻碰了下韩雪,在她耳边小声提醒:“叫妈?”

    韩雪只好硬着头皮叫了一声:“妈。”

    莫少楠的母亲这才高兴的应了一声,赶紧让佣人给他们倒茶,拿点心,招呼着他们坐下。然后就开始问长问短,问他们在国外度蜜月还好?住的习惯吗,吃的习惯吗等等不痛不痒的问题。

    莫少楠一一做了回答,说很好,一切都好,让她不用担心。

    莫母白了自己儿子一眼,说:“我没有问你,我问我儿媳妇呢。”看着韩雪,笑着问道:“小雪啊,你在国外吃的习惯吗?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啊?”

    莫母说着说着就将话题转到正题上来了,她的眼睛一直盯着韩雪的肚子看,一个月了,如果运气好的话,她的肚子里现在就应该有他们莫家的孙子了。

    韩雪哪里听得出莫少楠母亲的话中有话,像莫少楠一样礼貌的回道,说吃的习惯,一切都好。

    莫母盯着韩雪的肚子看了半天,韩雪也渐渐看出些端倪来了,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肚子,问:“妈,你在看什么?”

    “你们结婚一个月了,在国外天天呆在一起,我是在想,要是不出问题的话,你肚子里可能已经有了我们莫家的孙子了。”想到孙子,莫母就高兴起来。

    听了这话,韩雪心里很不舒服,“妈,我没打算要孩子。”

    莫母的脸立刻沉了下来,要是她知道这一个月来,他儿子连韩雪的手指头都没碰到,估计要被活活气死。

    章节目录 伪装的假象

    莫家毕竟也是W城的豪门世家,有数十亿的资产需要有人继承,既然她嫁过来了,那就肯定要为莫家生个继承人。

    莫母压住心中的不满,假笑着好声问:“那你们打算什么時候要孩子?”

    “妈,我们还年轻,生孩子这事也急不得,顺其自然就好。”莫少楠连忙抢在韩雪开口之前说道,“您放心,小雪一有了,我一定第一个告诉您。”

    这下话全都让自己儿子说了,莫母也不好再说什么。

    不过对于韩雪的印象差了一截。

    莫母仔细看了韩雪一眼,说:“小雪啊,你看起来太瘦了,要多吃点好的,一会儿我让张妈给你准备一些补品带回去。你可是我们莫家未来的孙子的母亲,不能这么瘦,看起来病恹恹的,要不然外人还以为我们怎么亏待你了呢。”

    “谢谢妈……”莫少楠暗中死死按住韩雪,不让她开口,结果韩雪还是口快的几乎和她同時开口,直接回绝道:“不用了,谢谢您的好意,我自己想吃什么我会自己买的。”

    韩雪这无疑是不给自己婆婆面子,莫母的脸色这下子真的挂不住了,这是什么媳妇?她好心给她准备补品,还这样不识好歹?要不是看在尹家的份上,她连进她莫家的门都别想。

    莫母直接将儿子叫到房间里去了,狠狠训斥了儿子一顿。

    愤怒的问自己的儿子,这是娶的什么媳妇?对长辈这么不懂得尊重?她有没有母亲教?懂不懂怎么对待长辈?她给她准备补品让她吃胖点,不是为了她好吗?

    她这是什么意思?当着下人的面直接回绝了,让那些下人怎么想?以后还让她这个婆婆怎么在下人面前说话?

    一个刚进门的新媳妇,不仅不知道叫妈还说不要孩子,有这样的媳妇吗?

    她以为她是个什么东西?不就是尹明城的女儿吗?当年她妈干的那些丑事谁不知道,还不知道她到底是谁的种呢。莫家愿意要她,是看得起她,别给脸不要脸,一进莫家就想给她这个婆婆下马威?

    房间里莫母将韩雪骂的一文不值,莫少楠站在一旁看着骂,等母亲骂的差不多了,才掏了掏耳朵,慢悠悠的开口:“妈,您骂也骂够了,现在气也出……”

    “还有你?”莫母立刻又将矛头对准自己儿子,刚才她骂了那么久,他就在一旁看着,也不知道过来安慰几句,真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亲儿子。

    “妈,我怎么了?”

    “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儿子?你老婆这么对待你妈,你还跟没事人的站在一旁,知不知道心疼你妈?”

    “我错了我错了,妈,您别动气。”莫少楠应付似的道歉,更是让莫母火大,用力点了下莫少楠的脑门,“你是要气死你妈吗?”

    “我都知道错了?”

    “好,那你告诉我,你们打算什么時候要孩子?”莫母怒问。

    “妈,你儿子我你还不相信吗?今年一定让你抱上大孙子。”莫少楠拍着母亲的后背,“小雪还在外面等着呢,我们出去,别让人家以为我们母子在这里合伙算计着准备怎么欺负人家呢。”

    莫母得到儿子这样的答复,才渐渐消了气,嘴里却还在不满的碎碎念:“要早知道她是这个样子,当初真不该跟柳家悔婚将她娶进门来。”这会儿,莫母倒想起了柳芳芳的好,“芳芳她也就是脾气大点,别的也没什么,也是要家世有家世,要长相有长相的,而且她对你也是爱的死心塌地……”

    “妈,我现在已经结婚了,而且这门婚事可是你和爸答应的,现在再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莫少楠打断母亲。

    “你就知道向着你老婆?”莫母黑着脸又数落了自己儿子几句,才整理一下情绪跟儿子一起出去。

    这才蜜月后的第一次见公婆就已经开始闹不合了,以后不知道还会闹出什么来。

    韩雪知道自己今天的表现让莫少楠的母亲很不满,但她对于莫少楠的母亲对自己的印象不好很无所谓,她一点都不爱莫少楠,对莫家对莫少楠的母亲同样没什么好感,所以她喜不喜欢自己,真的是无所谓。

    中午莫少楠的父亲也回来了,准备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韩雪只象征姓的吃了一点,便吃不下了,莫母看了她一眼,脸色立刻黑了,却还是笑着让韩雪多吃一点,提醒她,说她太瘦了,不多吃点,万一要是怀孕的话,对胎儿的也不好。

    “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韩雪礼貌的放下筷子,起身出去了。

    莫母一脸不高兴的差点就要发作,被旁边的丈夫一个眼神制止了,笑着嘱咐了韩雪几句,便由着韩雪离席。

    后花园里,韩雪躲在不起眼的角落里,默默的流泪。

    一个多月前,她才刚刚流产,听不得‘孩子’这个词。

    莫母还总喜欢有意无意的在她面前提孩子,让她联想到自己刚刚失去的那个孩子,那是她心中的痛,只要想到自己那没来得及出世就没了的孩子,韩雪便心如刀绞,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掉。

    她花了两年的時间去复仇,结果却弄得自己成了这个样子。

    韩雪不知道自己那两年是在做什么,想到自己无辜的孩子,她越来越自责,越来越后悔自己曾经所做的一切。

    其实父亲从年轻的時候就已经知道母亲背叛了他,也亲眼看到母亲在家里跟别的男人上床,可父亲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提过半点,就算是自己幼年不小心目睹了母亲的出轨,也是父亲捂住了她的眼睛将她抱走。这一切的一切都可以说明父亲并不希望自己知道这一切,更不希望自己为他复仇。

    想到去世的父亲,韩雪更是心酸难过。

    父亲一定早就知道自己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了,可是他还是对自己那么好,将自己视如己出。他也早就知道母亲的不忠,可是他也同样一如既往的对母亲好。

    这么好的父亲、丈夫,母亲为什么就不懂珍惜?

    如果不是母亲出轨害死了父亲,自己也不会走到今天的地步。

    韩雪的心疼到麻木。

    莫少楠这時走了过来,“你在这里啊?”

    韩雪连忙背对着莫少楠,生怕他看到自己哭红的眼睛,冷冷道:“什么事?”

    “我担心你,所以来看看你。”莫少楠的胳膊不安分的搂上韩雪的肩,被韩雪甩开,转身走了。

    对于莫少楠,韩雪从心底里排斥,这也让她对莫家从心底里的没有好感。

    俗话说,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没有好感,那么不出一个月,另一个人对这个人也会没有好感。

    佳一尹他。这就是韩雪和莫少楠的母亲不合的根本原因。

    *

    去国外度蜜月,韩雪一个月都没有和家里联系,母亲苏梅打过好几次电话过来,她都没接,故意将手机关机了。U3AC。

    她就算再厌恶母亲,可有些场面上的事情她也不得不去做。

    度蜜月回来,按照当地的习俗,小夫妻是要回娘家看看父母,吃个饭的。

    这天上午,莫少楠开车和韩雪一起回尹家。

    尹家的豪宅依旧气派,莫少楠的轿车缓缓的驶进尹家的庭院,进去之后才知道尹天浩和周美佳也在。

    周美佳亲近的挽着苏梅的胳膊,不知道在聊什么高兴的事情,看到韩雪回来,苏梅立刻高兴的迎了过去,担心的问这问那的,生怕自己的女儿不懂得照顾自己。

    周美佳也跟了过来,韩雪看着周美佳挽在自己母亲胳膊上的手,不知道她们的关系什么時候变的这么好了。

    莫少楠先喊了一声:“爸、妈,我们回来了。”然后又喊了周美佳和尹天浩,“哥、嫂子,你们也在啊?”

    他叫的倒是顺口,就连韩雪都差点没反应过来他在叫谁。

    这么多人在家,韩雪只能跟莫少楠一起演戏,坐在莫少楠的身旁,听着男人们之间的闲聊,任由莫少楠将她搂在怀里。

    苏梅去厨房准备午饭去了,周美佳也高兴的去帮忙,韩雪一時间不知道自己是该留下还是也该去帮忙。

    这里只有三个男人,她留下的话,也觉得怪异;不留下的话,可她也不想跟母亲和周美佳在一起,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時候,就听见莫少楠问她:“老婆,你的房间是哪间?”

    韩雪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说:“在二楼,我带你去我房间看看。”

    打了招呼之后,莫少楠高兴的跟着韩雪上楼去了,尹明城看着他们亲亲热热的样子,心里才总算放下了心,又跟尹天浩聊起了公司的事。

    看着消失在房间出口的那两人,尹天浩漆黑的眸子闪过一丝异样的色彩,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与父亲说起了公司的事。

    厨房里,苏梅做了好多韩雪最爱吃的菜,周美佳在旁边打下手,跟着学习做菜。

    从来都不做事连烧水都不会的周美佳却跟苏梅学的井井有条,因为尹天浩管苏梅叫阿姨,所以她也跟着尹天浩叫,但是一口一个阿姨叫的比亲妈还亲,让苏梅心里也乐的高兴。

    要是不知道的人一定会以为周美佳是她亲女儿,而韩雪才是她的媳妇。

    厨房里,婆媳俩忙的不亦乐乎,不時的说着话。周美佳很懂得怎么讨婆婆的欢心,总能说到苏梅的心坎里,让苏梅对这个儿媳妇很是满意。

    之前一直以为她是周家的女儿,W城首富的千金大小姐,估计不怎么好相处,脾气可能也不怎么好,就像柳芳芳那样,可能比柳芳芳还要难伺候,之前柳芳芳去机场大闹的事情早已经上了报纸,弄的街知巷闻。

    周家比柳家还要富足上数倍,属于国内的一线富豪,以为她会是个姓格高傲,比柳芳芳还刁蛮任姓难相处的大小姐,可没想到见了面之后,才发现她这么亲和又善解人意,一点架子都没有,哪里像是富家千金。

    而且之前尹明城也多次提醒和暗示过她,绝对不能得罪周美佳,不能惹她生气,这更让她觉得周美佳不好相处,战战兢兢的。

    周美佳和尹天浩度蜜月回来,就住在尹家,跟长辈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

    特别是周美佳跟苏梅之间,活像母女。

    周美佳很会讨好苏梅,总是将自己摆在儿媳和晚辈的位置上,主动跟着苏梅学习烧饭做菜,做家务等等,让苏梅对她的印象大大的加分。

    觉得她好相处,自然就不再那么警惕和小心翼翼,有什么话也会跟周美佳聊。

    就比如韩雪的事情,苏梅便会不知不觉的在周美佳面前提到两句,周美佳每次都扮演着乖巧儿媳安慰她,说韩雪将来总有一天会明白她的苦心之类的话,让苏梅更觉得的周美佳的好。

    韩雪只所以不想过来跟她们一起忙活,就是不想看到她们这么虚伪恶心的假亲近。在她心里,怎么都没有办法原谅母亲所做的一切,不仅是对自己,还有对父亲所犯下的一切罪过。

    莫少楠在韩雪的房间里随意的看着,停在柜子前,看着上面放着的相框里的照片。

    照片里只有五六岁大的韩雪骑在高大的男人的脖子上,双手张开,像起飞一样天真快乐的笑着,站在她们身旁的母亲也被他们逗乐了,很温馨的一家人。

    “这个男人是你父亲?”莫少楠看着照片里的男人,这张照片散发出来的温馨和幸福令人向往,莫少楠深深被吸引,眼中流露出一丝赞叹和羡慕,韩雪转过脸来看到他眼中的羡慕和赞叹的時候,眼底闪过一抹嘲弄。

    有谁会想得到这张照片背后隐藏着恶臭的真相,一切不过是制造出来的假象而已。

    韩雪站起身,离开了房间。

    “你去哪儿?”莫少楠问,感觉到韩雪有些不对劲。

    “卫生间。”韩雪离开了房间,无处可去,只好一个人去卫生间带着,至少在哪里不用见到不想见的人,可以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尹天浩进卫生间的時候,就看见韩雪一个人站在盥洗台前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连他靠近都没有察觉。

    镜子里的韩雪身旁多出了一个男人,看着那张熟悉的脸,韩雪突然回过神来,以为自己看错了,扭头看到尹天浩真的站在自己身旁,条件反射的往后退,结果撞到盥洗台,脚下一滑,差点跌倒,尹天浩眼明手快的接住她,稍一用力,将她揽进怀里。

    熟悉的男人味道充斥着韩雪的鼻腔,那是她曾经迷恋的味道。无可救药的迷恋,即使到现在,她都有些贪恋这个味道,可是她心里明白,这个让她迷恋的味道有多么的可怕,就像毒药一样会让她疯狂而死。

    她必须远离。

    在尹天浩的手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嘴角荡漾着邪魅的笑,差一点吻上她的唇時,韩雪连忙推开这个男人,冷漠的看着他,看着这个残忍的男人。

    这里看来是没办法再让她安静的待一会儿了,绕过男人,想要出去,尹天浩突然伸手拦住了她。

    韩雪抬起眼,看着面前的男人,突然就很平静的露出了一个笑容,就像他们初次见面時,她被他的笑容所迷惑,然后也礼貌的微笑着時一样,“哥,请你让一下,我要出去。”

    尹天浩看着韩雪脸上的微笑,暗藏忧郁的眸子清澈的如水,彷佛是自己出现了错觉,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还是他,她也还是她。

    他们之间一直都清清白白,从来没有做过任何过火的事情。

    她没有怀孕,也没有流过产,两人也不是什么亲兄妹,一切都是一场虚幻的梦境。

    尹天浩的心竟然有一丝抽痛。

    韩雪绕过尹天浩,打开卫生间的门,走了。

    走廊里,韩雪遇见了担心她而找过来的莫少楠,尹天浩听到他们亲昵的对话以及一起离开的脚步声。

    她就这样将他们的过去忘得一干二净,心甘情愿的依偎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

    饭菜这个時候都准备好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大多都是韩雪爱吃的,可以看出苏梅对她的爱。

    饭桌上的气氛异常的好,一家人一边吃饭一边聊着家庭琐事,男人们不時的相互敬着酒,喝酒,气氛都非常的融洽,韩雪就像一位合格的妻子一般不忘提醒自己的丈夫少喝一点,一会儿回去要开车。同時夹了几样菜放在莫少楠的碗里,让他多吃点饭,别空腹喝酒。

    莫少楠扮演着一位对妻子唯命是从的丈夫,当下就放下了酒杯,拿起筷子吃起饭来,也不忘给自己的妻子夹菜,韩雪看着碗里的菜,冲莫少楠温柔的笑了笑。看起来非常和谐的一对小夫妻。

    尹天浩唇角的微笑有一丝僵硬,周美佳这時也提醒尹天浩别喝那么多酒,尹天浩配合的放下了酒,微笑着答应。

    看着这两对小夫妻,尹明城和苏梅都很满意,心里也放下了心。

    在尹家吃了饭,休息了一会儿,韩雪便挽着莫少楠的胳膊与其他人打了个招呼一起离开了尹家。

    尹天浩站在自己房间的窗口看着他们的车缓缓驶出了尹家,腰上多出一双女人的手将他搂住,周美佳将脸贴在他宽阔的后背上,“老公,原来你在这里?”

    尹天浩转过身来,温柔的笑着,将周美佳拥进怀里,眼睛却看着窗外那已经远去的深色轿车……

    *

    车子一离开尹家,韩雪便又恢复成了冷美人。

    到达两人居住的别墅后,莫少楠怕她冷,想要为她披上大衣,也被她拒绝了。

    幸好两人没有住在莫家,而是单独的住在另外的别墅里,否则这一幕要是莫母看见了,定会更加不喜欢她。

    韩雪也没有等莫少楠,自己先回去了,站在客厅的门外等着莫少楠来开门。

    对于韩雪的冷漠,莫少楠似乎已经习惯了,他拿出钥匙趁着开门想要靠近韩雪的時候,立刻迎来了韩雪一个警告的眼神。

    莫少楠无奈,只好老老实实的收起自己那些花花肠子。

    “老婆,我们都已经结婚了,你总不能一辈子都……”莫少楠用很委屈的口气想要劝劝韩雪,结果不等他说完,就被韩雪推开,然后看着韩雪进了客厅,只将一个冰冷的背影留给他。

    “老婆……”莫少楠跟着进去,进入韩雪的房间那一刻,被韩雪挡住,冷冰冰道:“我早就说过,你过你的,我过我的,我们互不相干。”说完啪的一声关上房门。

    莫少楠看着紧闭的房门,突然无声的笑了起来,眼中闪过一抹算计的精光。

    韩雪以为这样便可以了,两人各过各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她想的太天真了,她嫁的不是莫少楠一个人,而是整个莫家。

    時间一天天过去,韩雪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莫母便急了,派人送了一大堆的补品过来,还派了佣人过来给她炖,给她补身子,好生养她莫家的继承人。

    莫母是经常的给韩雪送各种补品,还每天让佣人来亲自给韩雪炖补品让她喝。

    对于那些乱七八糟的补品,韩雪连看都没有看,更不可能喝。

    佣人回去一报告,莫母火冒三丈,她一长辈每天派佣人给她炖补品,这样好生伺候着她,她还这样不识好歹,真是没把她这个婆婆放在眼里。

    莫母得知韩雪不肯喝补品,自己亲自过来监督佣人炖补品,她亲自给她端过去,看看她喝不喝。

    对于莫母的这种做法,韩雪心里反感,坚决不肯喝,莫母就偏要她喝,还劝说她,“这些都是好东西,对你身体有好处的,你看你太瘦了,这样怎么能怀孕呢?就算怀孕了,你这么瘦,怎么为我们莫家生个大胖孙子呢?”莫母边说边哄:“乖,听话,这是我亲自督促佣人为你熬的,花了很多心血,你就喝一点……”

    “妈,我真的喝不下……”莫母太用力往她面前送,韩雪推拒的時候,一不小心将补品全弄洒了,溅了两人一身。

    莫母看着自己的心血全洒了,她什么時候这样低声下去过啊?再也忍不下去了,莫母发起了脾气,“小雪,你也太不识好歹了?我好心给你熬补品,你不喝酒不喝,弄翻了干什么?你也太不把我这个婆婆放在眼里了?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好,你这么瘦,怎么为我们莫家生孙子?”

    又是孙子,韩雪心里本来就郁闷,被这么一说,也不管不顾的反驳道:“我不是你们莫家的生育机器,如果你们莫家这么想要孙子,可以出去找别的女人生?”

    章节目录 无法逾越的关系

    莫母气的差点吐血,这就是她莫家费劲娶回来的好媳妇吗?为了她还跟世交柳家翻脸,结果就讨回来这么个儿媳妇?

    本来就不喜欢韩雪,对她有成见的莫母这下子更是不喜欢韩雪,如果不是看在尹家的份上,她连莫家的门都别想进,现在竟然骑到她这个婆婆的头上了。

    莫母也不顾什么婆婆的形象了,怒道:“这是你这个莫家儿媳该说的话吗?你是我们莫家的儿媳妇,给我们莫家传宗接代,天经地义,我难道说错了吗?。

    “您说的没错。。韩雪看着莫母,平静了下来,说:“可是我不喜欢孩子,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孩子,您要是这么想要,可以去找别的女人为你莫家传宗接代,我不会介意。。

    莫母气的手发抖,说不出话来,指着韩雪,“你……你……。

    “妈,我说的是真的,请您以后别把心思放在我身上。。

    莫母竟然在韩雪的眼中看到一丝诚意,这到底算什么?

    她才是莫家的儿媳妇,竟然让自己丈夫出去跟别的女人生孩子?

    莫母气的头疼,对韩雪已经到了无语的地步,他们莫家到底娶回来的是个什么东西?

    莫少楠被母亲一个催命的电话打了回来,以为家里发生了天崩地裂的地震,到了家,看到母亲冷着一张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扫了一眼,没有看到韩雪的身影,心里已经猜出定是韩雪惹自己母亲生气了。

    其实他早就猜出会这样了,母亲天天往这边送补品逼韩雪为莫家生孙子,而韩雪连手指头都不让他碰,怎么可能为他们莫家生孙子?

    “妈?。莫少楠大步进来,唤了一声。

    看到儿子回来,莫母立刻找到了喷火口,跟儿子抱怨:“你回来的正好,你看看你老婆现在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嫁进我们莫家才多久,就敢骑到我这个婆婆的头上了?。

    “妈,怎么了,您慢慢说,别动气。。

    “我能不气吗?。莫母生气的用力拍开儿子抚在她背上的手,“她以为她是个什么东西?要不是看在尹家的份上,我们莫家会要她?。

    莫少楠听着母亲在自己面前骂自己老婆,一个劲的安慰自己母亲,让她消气。U2AT。

    可是莫少楠越是安慰莫母,莫母越是来劲,质问莫少楠:“你媳妇到底是什么回事?我好心给她炖补品,还亲自送到她面前,她不喝酒不喝,弄翻了干什么?还有啊,她竟然说不生孩子,让我们莫家要生找别的女人生去。。说到这里,莫母越说越激动,“这是她这个做人妻子和儿媳该说的话吗?世界上有哪个妻子让自己丈夫出去跟别的女人生孩子的?。

    莫母为人一向强势,除了莫家生意上的事情不插手外,其他什么事情都是她说了算。又因为莫家有钱,养尊处优惯了,家里请了很多的佣人,全都听她发号施令,平時身边的朋友大多都奉承着她,这么多年来几乎没有遇到过敢反她的人,就连她的亲儿子都哄着她,包括以前的柳芳芳看在莫少楠的份上都尽量顺着她。

    可是韩雪一进门,蜜月后的第一天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反她,连讨婆婆的欢心都不会,之后更是不将她这个婆婆的话放在眼里,这已经让莫母严重的感觉到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以后还不反了?

    莫母态度坚决对儿子莫少楠说:“你老婆对我这个长辈不敬,我可以看在她是尹家的女儿的份上不计较了,但是为我们莫家生个孙子,这件事绝对不容妥协。她既然嫁到了莫家,就应该为莫家生孙子。。

    等母亲的气消的差不多,莫少楠才说:“妈,我不是早跟你说过了吗,孙子一定会有的,您别急嘛。。

    “那个女人说她不生孩子?。莫母气愤的大声说。

    “妈,您别跟小雪一般见识,她说的是气话。。莫少楠举手跟母亲发誓保证:“妈,我跟您保证,今年年底我一定让您抱上孙子?。

    这话都听他说了几遍了,已经没有消气的效果了,莫母指着房间里的韩雪说:“可是你看看她瘦成什么样了,平時也不好好吃饭,又不肯喝补品,万一怀孕了,那还不亏待死我的大孙子?。

    “妈,您这话说的,您的大孙子也是我的儿子,我怎么能让人亏待我的儿子呢?。莫少楠抚着母亲的后背。

    “你还说?我早就让你去雇几个佣人回来,这么大的房子总要有人打扫,你老婆那么懒,家里不收拾,连一天三顿饭都不知道做,你看看,你们结婚才多久,你就瘦了一圈。你还是成年人,都被她折磨成这样了,要是换成我的孙子,还不知道被她弄成什么样呢?你让我怎么放心?。

    “妈,您先消消气,我已经花钱去雇保姆了,因为保姆家里有点事,过两天才能就来。等保姆来了,我一定让保姆天天准备好吃的,一定喂胖您的儿媳妇。我到時候亲自监督,等到年底的時候您就等在抱孙子,您看行不行?。

    莫少楠是母亲想听什么,他就说什么。莫母气消了,拍了拍儿子的肩,帮儿子理了理领口,语气缓和了下来,关心道:“还有你,也要多吃点,你看你结婚才两三个月,人就瘦了一圈了,妈看着心疼。。

    总算哄走了母亲,莫少楠进了韩雪的房间,看到她耳朵上带着耳麦似乎在听音乐。

    “你怎么没经过我同意就进我房间?。韩雪感觉到有人进来,看到莫少楠時,拿开耳麦,冷声问。

    “你怎么那么对我妈?。莫少楠走到韩雪面前,坐在她身边的沙发上,顺手就想搂住韩雪,韩雪敏捷的起身,坐在旁边去了,不冷不热的说:“你如果不喜欢,可以跟我离婚。。

    莫少楠笑了,站起身又走到韩雪身边,这次不等韩雪躲开,强行将她搂进怀里,“你在说什么傻话?就这么想跟我离婚?。韩雪挣扎了几下,被莫少楠搂的更紧,暧昧的靠近她的脸,“我这么爱你,怎么舍得跟你离婚呢?我已经劝过我妈了,以后她不会再来了,不过我也跟我妈保证过了,今年年底一定会让她抱上大孙子。。

    韩雪用力的挣扎着,“要生你找别的女人生去,我是绝对不可能为你……唔……。

    莫少楠突然强吻上了韩雪的唇,也堵住了她后面要说的话。

    韩雪愤怒的推开莫少楠,啪的一巴掌打在他脸上,莫少楠的脸上顿時多出了几个指痕。

    “请你放尊重点?。韩雪气的脸色惨白,“出去?。

    莫少楠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不走,那么她走。韩雪起身就要出去,莫少楠一把抓住她,将她扯了回来,按在沙发上,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嬉皮笑脸的说:“我是你老公,你让我怎么尊重?。

    “放开我?。韩雪用力推开莫少楠,推了几下推不动。

    “老婆,我已经答应我妈给她生个孙子,你就配合一下。。莫少楠说着低头吻韩雪,不顾她的反抗,强行吻她,大手已经从下面伸进了韩雪的衣服里,惊慌失措又愤怒之极的韩雪用力的挣扎着,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莫少楠哀嚎一声,终于放开了韩雪,又慌又怒的韩雪一脚将他踹下沙发,然后逃出房间,离开房间的時候,还不忘提醒莫少楠:“你想要生孩子,去找别的女人为你生,我死也不会跟你生的。。说完,气愤的跑掉了。

    莫少楠捂着被咬伤的唇,从地上爬起来,坐在了沙发上,眼中竟有一丝笑意,似乎并不生韩雪的气。

    韩雪跑出了别墅,却发现自己无处可去。

    那个所谓的娘家,她是回去了,别的她还能去哪儿呢?

    本来这个時候她应该在大学完成最后半年的学业,可因为结婚,她只能暂時休学。

    蜜月回来,她也曾提过回学校完成最后半年的学业,可是莫家不同意,特别是莫少楠的母亲坚决反对,说就算要去也要等生完了孩子再去。

    韩雪站在川流不息的马路上,呆呆的望着来往的车辆行人,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还能去哪里。

    她漫无目的的走着,她想家了,想念过去的家。有父亲、有母亲,那个温馨的家。可是她再也回不到过去了,父亲死了,母亲变了,而她自己也被自己弄的遍体鳞伤,成了这副狼狈的模样。

    尹天浩缓缓的开着车,耳朵上带着耳麦,正在打电话,无意间的一瞥,看见走在马路边的韩雪,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美佳,真的很对不起,这边临時来了个重要客户,暂時回不去了。。感觉到电话那头的人突然的沉默,解释道:“我这边一忙完,立刻就赶回去……。讲着电话,尹天浩的视线却落在韩雪的身上,随着她的移动而移动。

    不知道在大马路上徘徊了多久,韩雪来到了自己曾经的家,就算这个家曾经所拥有的温馨和快乐都是父母制造出来的虚幻的假象,可对于她来说,那就是她全部快乐的童年。

    自从跟尹天浩的事情被母亲撞破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

    韩雪拿出放在门旁边的盆栽下面的钥匙,打开客厅的门,映入眼帘的是偌大的客厅,家具上已经浮了一层灰。

    推开自己房间的房门,视线不经意间落在自己的床上,脑海里浮现出她曾经跟尹天浩在那上面翻云覆雨的场景,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连忙擦掉眼泪,再也不让自己为那个男人哭泣,他不配。

    韩雪关上了房门,她已经没有办法再进自己的房间了,因为那里有太多关于她跟哥哥尹天浩的幸福回忆。

    可是回忆越是幸福,现在想起来越是痛苦。

    那所谓的幸福不过是他为了报复而制造出来的伪装。

    洋楼外停着一辆豪华轿车,尹天浩从茶色的车窗玻璃看着那栋两层高的小洋楼,看着韩雪在洋楼里来回的走动,彷佛他能透过墙壁看到里面的人。

    韩雪也许不知道她这一路上都有一辆车尾随在她身后。

    尹天浩在车里坐了一会儿,然后打开车门,下车,进了洋楼。

    韩雪蜷缩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她的眉头微锁,似乎睡的并不安稳,有着很重的心事。

    尹天浩居高临下的看着韩雪,抚上她的脸,最后落在她的唇上,曾经无数次的吻过这张唇,缓缓的靠近,差一点吻上她的唇的那一刻,韩雪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也许是感觉到了有人靠近,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放大的俊脸,反应了两秒,突然条件反射的推开靠近的尹天浩,坐起身,警惕的看着他,问:“你想干什么?。

    尹天浩被推的跌坐在地上,唇角渐渐扯出一个邪魅的弧度,“我想要你。。

    他就这样直白的说出来这几个字,韩雪看着眼前邪恶的男人,难道他就一点道德羞耻心都没有吗?

    韩雪严肃的提醒他:“哥,我是你亲妹妹。。

    “我们之前也不是没做过?。尹天浩站起身,“你不是很爱我吗?什么都不在乎,只愿意留在我身边。。

    “那時候我不知道我们是亲兄妹。。韩雪为自己曾经犯下的错懊悔不已。

    “是嘛?。尹天浩唇角的笑容更深,暧昧的靠近韩雪,“当你母亲亲口说出我们是亲兄妹的時候,你不是一样爬上我的床了吗?。

    韩雪怔住,说不出话来。

    “怎么现在却变矜持了?。尹天浩继续靠近她。

    “那是、那是因为我以为我母亲是为了让我们分手才捏造出那样的荒唐谎言。。韩雪慌张的回答,仿佛被他的气息禁锢一般,躲不开他的靠近。

    “这么说你还是爱我的。。尹天浩满意的笑了,问:“如果我们不是亲兄妹,你会继续做我的女人吗?。

    韩雪用尽力气推开尹天浩,“哥,请你以后别再说这些不可能的事情,我跟你永远都不可能了,在我失去孩子的那一刻,在你承认你接近我只是为复仇的那一刻,在我嫁给莫少楠的那一刻,我们就已经结束了。。

    韩雪每唤尹天浩“哥。的時候,都可以加重语气,仿佛是在提醒他,他们之间无法逾越的那层关系。

    “还有……。韩雪继续严肃的说:“请你以后也别再跟踪我,这样被美佳嫂子和我老公看见不好。请你记着,我已经结婚了,有个爱我的丈夫,不久的将来还会有孩子,请你别再打搅我。。

    韩雪绕过尹天浩要离开,被尹天浩抓了回来,摔在沙发上,眸中寒气外露,虽然依旧是温柔的语气,却让人明显的感觉到森寒,问:“你说你们有孩子?。

    “这跟你无关。。韩雪想要站起身,被尹天浩推回了沙发上。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爬上别的男人的床,跟别的男人生孩子吗?。

    韩雪觉得可笑,“那是我丈夫,我孩子的父亲。。

    尹天浩僵住。

    韩雪的眼神渐渐冷了下来,说:“你已经有了美佳嫂子,而我也有了自己的家,这一切不都是你所想的吗?现在,就请你放手,让我们彼此在自己的家庭里跟自己的爱人平静幸福的生活。。

    尹天浩的脸色有些苍白,“你觉得你会幸福吗?莫少楠会给你幸福吗?。

    “会?。韩雪斩钉截铁的坚定道。

    尹天浩被韩雪眼中的坚定怔住,她是真的决心要忘了他,心里阵阵抽痛连带着四肢百骸,张口欲言又止的想要告诉她什么,却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是周美佳的电话。

    韩雪趁机跑了。

    她最终还是回去了莫少楠的别墅。

    别墅黑灯瞎火,一个人都没有。韩雪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没有心情做饭,自己在厨房里烧水泡了碗方便面。

    跟莫少楠结婚后,她从来没有做过饭,每天莫少楠回到家都是对着空空的桌子,他自己也不会做饭,只能出去吃。

    有一次莫母碰巧在饭点上过来,看见厨房里冷冷清清,什么都没有,顿時对韩雪生起恶感,嫁过来连照顾丈夫都不会。

    方便面泡好了,韩雪简单的吃了两口,便吃不下了。

    外面传来汽车引擎声,莫少楠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看到韩雪回来的時候,才松了一口气,他找了她一个下午,要是她出了什么事,尹家那边可不好交代。目光落在韩雪面前的泡面上,皱眉说道:“怎么又吃泡面,没营养,我们一起出去吃。。

    也不等韩雪答应,就要过来拉她,韩雪往后一躲,这次莫少楠没有再强行拉她,韩雪站起身,主动出去了。

    莫少楠带着韩雪去了一家法国餐厅,车子停好,进入餐厅的時候,韩雪突然亲昵的挽着莫少楠的胳膊。在外面面前重要秀着恩爱,免得第二天的报纸上又在刊他们不合的传闻。莫少楠以为是这样,进入餐厅后,才看见尹天浩和周美佳也在这里,难怪她这样亲昵的挽着自己的胳膊了。

    莫少楠早就发觉韩雪在她家人的面前,特别喜欢跟他演恩爱夫妻。

    “小雪?。周美佳眼尖,看见韩雪,立刻笑着朝她招手。

    韩雪并不想过去,可是对方既然主动打招呼,处于礼貌,也只能应付一下。挽着莫少楠的胳膊一起过去,打了招呼,周美佳邀请他们坐下一起吃,韩雪没办法拒绝,只好答应了。

    四人一张桌,点了餐,边吃边随意的聊着。

    周美佳现在对韩雪倒不像过去那样充满敌意,对她就像自己亲妹妹一样,非常的热情。

    “小雪,你知道吗,你这么久没有回来了,阿姨很想你,总是在我面前念叨你。。周美佳对韩雪说,然后又看一眼莫少楠,问道:“你们什么時候再回来一趟啊?。

    韩雪随便找了个借口拒绝了,周美佳笑着说:“两家离的也不远,你一个人在家也没意思,那就你一人回来看看阿姨也好啊。。周美佳想了一下说:“就这周礼拜天,那天你跟妹夫一起回来吃个便饭。天浩,你说呢?。周美佳扭头看向身边的尹天浩。

    尹天浩也跟着劝说韩雪周末回来聚聚,他的眸子漆黑,深不见底,彷佛要将韩雪看进心里,韩雪并不看尹天浩,而是看着周美佳,“嫂子,那天我们……。韩雪本想拒绝,话说一半,被莫少楠接了去:“一定去。。

    为了这三个字,韩雪几天没有搭理莫少楠,他有什么资格擅自替她答应?

    “对不起,我去一下卫生间。。韩雪礼貌的放下刀叉,起身,离开。

    卫生间里没人,韩雪站在盥洗台前发呆,她能感觉得到尹天浩看着她的眼神里隐藏着只有她和他才看得懂的意味,可她故意无视他隐藏深意的眼神。

    起雪那别。他已经有老婆了,可还是对她纠缠不休。

    就算他们不是亲兄妹,她跟他也是不可能,何况,他们之间还有着那一层的血缘关系呢。

    韩雪不知道在卫生间里待了多久,忘了時间,莫少楠找了过来,看见她站在卫生间的盥洗台前发呆,“小雪,你怎么了?。

    韩雪回过神来,说:“我有点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莫少楠担心的问。

    韩雪摇了摇头,“可能有点受凉,回去睡一觉就没事了。。

    “那我们去跟他们打个招呼就回去。。莫少楠扶着韩雪一起出来,跟尹天浩和周美佳打了招呼,便和韩雪一起离开。

    到了车旁,韩雪立刻推开莫少楠放在自己腰上的手,因为用力过猛,韩雪被弹了出去,差点跌倒,莫少楠及時抱住她,将她揽进怀里,吻上了她的唇。

    他又开始占她的便宜,当着尹天浩和周美佳的面,她只能忍着,现在周围没人,她再也不需要忍气吞声,用力的挣扎着要推开他,无意间看见一起出来的周美佳和尹天浩,韩雪挣扎的双手在半空中僵了一下,搂住了莫少楠,任凭莫少楠的亲吻。

    周美佳看到他们的時候,暧昧的笑了,身旁的尹天浩沉下了脸,漆黑的眼眸在黑夜的隐藏下射出冰冷的光。

    回到家之后,尹天浩趁着周美佳去洗澡拨通了自己助理的电话:“王远,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速度再快一点,另外你将我要的那份关于遗产转增的文件用英文打印出来,明早送到我办公室。。

    章节目录 强欢

    莫少楠总是有意无意的靠近韩雪,让韩雪对他一百二十分的警惕。

    可他总有办法占她便宜。

    他知道在她的家人面前,不管他做出多亲热的举动,她都会忍着,就像之前那个晚上,他们一起去餐厅吃饭出来的時候,不仅对她又搂又抱,还趁机强吻她。

    如果不是看在周美佳和尹天浩那个時候刚好也出来,她早就一巴掌甩过去了。

    擅自替她答应去尹家,还故意对她动手动脚,最后更过份的强吻他,简直太可恶了。

    韩雪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脸皮厚到无耻的男人,那个晚上回到家之后,她再也没有搭理过他,一连几天都没有跟他说过话,不管莫少楠怎么哄她,怎么逗她说话,她都当做没看见没听见,只当他是空气。

    “少奶奶,午饭准备好了,少爷请您出来吃饭。?

    闷在房间里看杂志打发時间的韩雪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这是跟自己说话。

    新来的小保姆总是叫她少奶奶,韩雪每次都要好半天才能反应过来那是在叫自己,她很不习惯别人这么叫自己。

    从小就生活在普通人家,即使后来到了尹家,也没有这么被人叫过,总觉得不适应。

    看着桌子上色香味俱全的菜肴,韩雪远远就能闻到菜香,可却怎么都提不起胃口来。

    莫少楠倒也真像跟保证的那样,让保姆准备丰盛的饭菜,每天都回来督促韩雪吃饭,可是看到韩雪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要回房间,还是无奈的皱起了眉,“饭菜不合胃口吗?怎么吃这么点??

    韩雪就好像没听见一样,起身准备回自己房间。才来两天的小保姆一见这情况,以为自己的饭菜做的不好,连忙一个劲的给韩雪道歉,“对不起,少奶奶,我不知道您不喜欢吃这些,您跟我说喜欢吃什么,我这就立刻去重做……?

    “菜味道很好,我很喜欢。?韩雪淡淡的对小保姆说,“我饭量小,吃饱了。?说完回了自己房间。

    韩雪宁肯跟小保姆说话也不愿意搭理莫少楠,这在保姆面前也太不给他面子了。

    莫少楠看了眼小保姆,拿起筷子端起碗继续吃自己的,他不可能为了韩雪也跟着不吃饭,这么美味的菜肴不能浪费了

    家里新来的小保姆,这天莫母也特地过来,吩咐保姆做了一大堆的事情。

    什么收拾房间,打扫地面,还有厨房也要收拾一遍等等之类的,小保姆手脚利索,家里是被打扫的一层不染,莫母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觉得这个佣人还算勤快。之后又让小保姆去厨房炖她带过来的补品,让小保姆等她走了之后再给韩雪端过去,并且再三嘱咐一定要看着少奶奶喝下去。

    一切都忙停当了,莫母又问了小保姆一堆的问题,都是关于韩雪和自己儿子莫少楠的。

    莫母问小保姆,韩雪每天有没有按時吃饭,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吃的很少,之后又问小保姆,他们有没有吵架,韩雪是不是经常欺负他儿子等等等等的问题,因为莫母总觉得自己儿子娶了这么个不懂事的老婆,会被虐待。

    保姆就只是保姆,哪里敢说雇主的不是,可又不敢得罪雇

恶总裁的致命情人:爱已成狂》由听书阁全文字更新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tingshug.net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听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