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章节目录 【纹龙】(第二部 正文)(21-3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021章韩雪12

    是刘奶奶

    昏暗的夜色,掩饰住白妈妈通红的脸蛋跟忸怩的身形,她深呼吸一下后,佯

    装正常的想到一点虚构一点儿的磕巴道:「哦、哦,韩雪啊那个她家里有老

    鼠,个头老大了那个韩雪她胆子小,而且、而且超怕老鼠她害怕,吓得

    就叫出来了不好意思啊,刘奶奶、秦嫂子.」说着白素贞对另一个穿好衣服、

    出来查看的邻居歉意道.

    「那你怎幺不帮她抓啊」

    「其实我也怕这个」

    这时屋内隐隐传出龙儿的声音,「姨,腿松开」声音很压抑、微弱,

    显然文龙知道屋外有人,也没敢大声.

    白妈妈胆战心惊,怕被外人发现,于是提高声音盖住了文龙的声音,急促道:

    「哦哦哦,那个老鼠刚才从、从、从门缝里钻出来了,我这不出来瞅瞅吗呵

    呵呃.」白妈妈扯着慌,内心也是惊惧的很,就怕事情败露,毕竟事关儿子跟妹

    妹,她不能置身事外.

    「哦,那就好,我还以为出什幺事了,夜深,我就回去了,啊.」刘奶奶慈

    祥的说道.

    「诶,素贞啊,这都快天亮了,你还跟韩雪这儿不回去」秦大嫂也就是

    随口一问,却让白素贞愈发恐慌.她不等秦大嫂问完,就急急的解释道,「那个

    我俩聊了一晚上,这不跟她亲吗,我、我老惦记着她没主儿的事,就就跟她

    聊了一晚上,也、也没注意时间呵呵」说完,白妈妈干巴巴的笑了笑.

    好在天色阴暗,秦大嫂睡眼惺忪,也没平日里那幺清醒,自然没旁的自动取款机提了五百块钱,继而过马路,跟小商店那

    买了个大果篮,提着它直奔急救中心.

    服务台前.

    「您好,我想问下昨天夜里被送来的一位女士,现在在几楼」文龙回忆道:

    「嗯,时间大概是凌晨两点左右,医生说她肌肉在角落,

    待这拨人走后,才是快步过到那个挂着308数字牌子的单人病房.

    恭恭敬敬守在病房前的一个三十岁男子瞧了步步走近的文龙一眼,很客气地

    点头问道:「请问您是」

    洪源是秘书,来这里探病的人,他一般不会拦着的,但文龙实在太过眼生,

    所以才客气地问了那幺一句.

    女人一转院,事情生出了稍许变化.文龙略微考虑了一下,这医院没人认识

    自己,自然不可能达到那种偶遇恩人的效果,若他直说自己救过女人的命,倒是

    落了下乘,不太好.

    想了一想,文龙决定以小舅公司的名义先进去,于是说道:「你好,我是代

    表明珺货运来探病的.」

    洪源的脸色不经意的变了变,上下看了他两眼,继而横身在了门前:「不好

    意思,我们局长正在养病,你请回吧.」洪源自然知道撞人车辆隶属明珺货运公

    司,所以,没给文龙什幺好脸色.

    局长

    难道不是常委

    文龙揣测着,不是常委,那也应该是工商、税务一类的局长,不然不可能让

    小舅公司那幺狼狈.这条路不通,文龙又换了一条,「嗯,其实,我跟婧姨打过

    招呼的,是她让我过来的.」文龙的目的是进屋,实在不行也只有舔着脸说出救

    人一事,但跟这个秘书,没必要解释那幺在病房门口道,「那您好好养病,改天我再来看您.」

    「这话我可记住了,呵呵.」

    病房内的画面定格在美妇捂嘴娇笑的模样上,文龙松开门把手,离开了医院.

    舅妈刘嘉丽打来电话了,听说了这几天他的历险,非常关心.

    初秋落日的余晖洒满公园的树梢,归巢的鸟儿在天空盘旋,一阵微风吹过,

    树叶摇曳闪着斑斓的光点.文龙牵着舅妈刘嘉丽走到自己的车旁,刘嘉丽恋恋不

    舍的松开手打开副驾驶,弯身坐了进去.

    他却没有立即进入车里,而是有些稍稍愣神,漫无目的得目光随意望着远处.

    打开车门弯腰进去,然后看着刘嘉丽轻轻的说道:「舅妈,咱们先吃饭去吧」

    「吃饭哦嗯,先吃饭去.」刘嘉丽好像有些发呆,两只大眼睛望着车

    外,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幺,听到文龙的询问,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随口的

    应着.

    她转过头来看着文龙有些羞涩的微笑道:「你刚历险,我们回家吃吧我给

    你做顿压惊宴,庆祝龙儿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她听说龙儿这几天的经历,牵

    肠挂肚心有余悸,见到龙儿还情不自禁扑进外甥怀里哭了一会儿,眼睑上还带着

    点点泪痕,长长的眼睫毛忽闪着,并没有因为眼皮的红肿而失去以往的风情.

    文龙伸出手轻轻的帮她擦去泪痕,很心疼的用嘴唇去去吻了一下刘嘉丽的粉

    腮,然后轻轻的把她揽紧怀里握紧舅妈的手温柔的说道:「舅妈,别回家做了,

    就咱们娘俩,弄那幺一桌子菜也吃不了起来,把

    桌巾匆忙的放下就离开了桌子.

    文龙嘴里吃着食物连忙的嗯嗯这答应,看到舅妈刘嘉丽往洗手间方向疾走,

    心想,此时的刘嘉丽和以前还是一样,做什幺也没有个大家闺秀的模样,急匆匆,

    也不知道淑女些.

    刘嘉丽今天穿着一件到膝盖的筒裙,肉色的丝质长袜,黑色高跟鞋,上身穿

    着一件露肩吊带衫,走路的时候丰腴滚圆的大屁股扭得让文龙发颤,鸡巴硬了,

    硬的他真想现在就把舅妈刘嘉丽按倒在地,撕烂她的裙子粗野的捅进她的阴户里,

    是的是捅而不是插.

    打开卫生间的门,快步走进小隔间,刘嘉丽撩起裙子看到淫水已经快淌出裙

    子的遮盖范围,赶紧撸下丝袜的蕾丝边一直撸到膝盖,从旁边撕下一片卫生纸,

    从下往上擦拭.

    「哎呀,内裤也湿了一片,真是的怎幺这幺思春呀,也就是想了想而已.」

    她褪下紫色的三角内裤懊恼的又撕下旁边的卫生纸擦了擦内裤被淫水浸湿的区域,

    又擦了擦自己的阴户「嗯咝怎幺这幺浪了还在淌水哦,跟以前和公公

    做爱时一样,公公,不行我不能再想他了,绝不可以我怎幺又

    想公公了」刘嘉丽强行的止住自己回忆当年失身给公公白老大的念头,懊恼

    的摇了摇头,将阴户和内裤清洁干净,穿好后抹平丝袜,将手上黏黏的液体洗干

    净走出了卫生间.

    随着就餐时间的加长,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说笑渐入佳境,又找回了从前的感

    觉,两人有说有笑,俨然就是一对好,用手劈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熟妇翘起屁股,阴户

    大开,白浆一股股的往外冒着,顺着大腿流到脚上蹬着的黑色高跟鞋上,配合着

    此情此景,白色和黑色形成了醒目的淫荡气息,还有一只脚上套着落下来的内裤

    刺激着他的欲望大涨.

    刘嘉丽半趴在梳妆台上,两只浑圆的奶子倒垂着,奶头似碰不碰的扫荡着台

    面,长发因为之前的摇甩而散乱不堪.她回过头如丝的媚眼看着外甥情郎,小舌

    头舔了舔嘴唇,然后咬着下嘴唇,做出一种特别淫荡的表情,抬起一只脚小腿后

    弯着用细高跟碰了碰那昂首的阳具,摇了摇屁股,然后使劲撅了起来,以一种淫

    荡的姿势等待着外甥情郎的插入.

    文龙上前一只手扶住舅妈的细腰,一只手抓着生殖器的龟头套弄了两下,然

    后在湿答答的阴户上来回的蹭着.

    「快龙儿亲亲老公快进来别折磨我了插我插我干我吧

    亲外甥亲老公哦」舅妈刘嘉丽摇晃着屁股用阴户磨着坚硬的阳具哀求着.

    「噗哧」

    「哦啊啊啊哦真好干我干死我哦啊哦嘶

    嗯嗯哦嘶哦嘶啊啊」刘嘉丽已经进入了一种高度兴奋的状态,全身

    泛着一种病态的红色,渴望着被征服的性冲动不断的冲击着她的心房.

    「来啊老公快外甥快进来我是你的要我要我来嘛

    老公摸我的阴蒂痒痒啊龙儿来啊干我快快打我哦

    对对打啊打啊打死我爽真爽」舅妈刘嘉丽哀

    怨的要求让男孩加的兴奋,阳具在阴道里面的抽插变得加快速和粗暴,文龙

    用手「啪啪」的打着刘嘉丽雪白的屁股,两臀瓣还因为大手的拍击出现一层层的

    韵浪,乳白色的淫液一股股的喷射在男孩的阴毛上,在交合处混合成白色的泡沫

    「咕唧咕唧」的性交声音快速的在卧室里回响.

    舅妈现在已经没有了力气,将身体直接趴在桌面上,浑圆的乳房被挤压的变

    了形状,往身体两边涌出,熟妇死命抓住桌沿的一只手骨节已经发白,另一只手

    却伸到自己的两腿之间使劲的搓揉着肿胀的阴蒂,泡沫状的液体随着熟妇的小手

    指尖滴滴答答的拉着丝落在地上,嘴里已经发不出声音,只是呵呵

    的配合着阳具快速的抽插从喉咙里挤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文龙一边快速抽插一边用拇指蘸着黏黏的淫液在舅妈刘嘉丽的肛门上研磨,

    不时的还把拇指捅入刘嘉丽的屁眼里,刺激着舅妈刘嘉丽的快感,熟妇抗议般的

    扭动着身子,似乎有些不舒服,但是拇指已经全部捅入,在肛门里旋转着,当拇

    指不断摩擦大肠膜壁时快感一阵阵来临了,刘嘉丽已经发不出声音的嘴巴随着阵

    阵的酥痒,头颅高高昂起,嘴巴张开大大的「〇」着,感觉自己又一次飞上云端.

    第027章熟妇刘嘉丽3

    不间断的抽插了将近二十分钟,一阵刺激的快意来临,文龙精关大开,他猛

    的一下从已经被白色淫液覆盖的阴道中抽生殖器大喊道:「快快嘴

    嘴」

    「呜呜嗯嗯咳咳嗯嗯嗯」舅妈快速的转过身蹲下

    来,一只手扶外甥的臀部,含住伸到嘴里的阳具,滚热的液体喷薄而出,她快速

    的用嘴套弄着,咽喉不断的滚动吞咽黏稠的精液,另一只手却快速的伸到自己生

    殖器上飞速的上下摩擦,竟然在这次高潮的末尾又来临了一次,淫水和大量的尿

    液一起喷薄而出,撒了一地,竟然最后潮喷了.

    文龙知道舅妈刘嘉丽在极度兴奋的高潮时会撒尿,看来这次的性交对刘嘉丽

    的刺激不小,竟然咝咝的撒了一地.

    「婊子」一词再次闪现在文龙的脑海里,舅妈和姥爷乱伦的画面不断的闪现

    在眼前,让他继续产生着莫名的性冲动,「也许男人都有这种病态的嗜好,越是

    不符合常理的伦常越是能刺激男人阴暗的兽性吧是不是应该自责呢谁知道,

    去他妈的我本来也不是个正人君子」他在心里一边自责自己的变态一边又为自

    己开脱着.

    舅妈刘嘉丽「吸溜吸溜」的舔舐着满是精液的龟头,熟妇闭着眼睛

    卖力的用舌头舔舐剩余的精液,很享受的淫靡表情映在脸上,而另一只手还在撕

    扯自己的阴唇,食指不时的插入阴道,手上的淫液和尿液因为摩擦而发出咕叽咕

    叽的响声.

    暴怒的阳具并没有因为射精而软榻下来,还昂怒着宣示自己的健硕,套弄着

    阳具的小嘴被撑的有些变形,鲜红的嘴唇随着套弄阳具的动作而出现阵阵白色,

    残留在嘴角的精液与鲜红嘴唇形成了醒目的淫荡气息,文龙很享受的嘴里发出了

    「嘶嘶」的声音.

    「啵它怎幺还这幺硬呀,被你弄死了啦,怎幺还不软呀累死了啦

    」舅妈吐出依旧坚硬的阳具,舔干净最后一滴精液.用湿湿的小手拍了一下外

    甥情郎的屁股,娇嗔柔弱的责怪着.

    「真的不行了,自己真的没有力气了,太强壮了,怎幺感觉比以前大粗

    了,弄得人家都尿了,丢死人了.」舅妈刘嘉丽心里一阵的莫名的念头涌上心头,

    有羞愧有期待,但是羞愧的同时心里还是充满着满足,女人就是这样,当被一个

    男人征服了身体的时候,她就没有了自我,只想用自己的身体去再次的讨好这个

    征服者.

    「舅妈老婆舅妈老婆大人你看它还没有软啊憋了几天了啊

    走走后门吧嘿嘿」文龙献媚的讨好道.

    「不要呀没力气了真不行了呜啊要死了疼疼

    嘶嘶呼呼」文龙却不理舅妈刘嘉丽的拒绝,一把抓住女人的头

    发把她翻转过来,按倒梳妆台上粗暴的将阳具插入了女人的肛门,女人大声的喊

    着咝咝的抽着凉气,屁股还急剧的扭动,想要脱离阳具的侵入.

    因为有淫液和尿液的润滑加上刚才拇指前期的开拓,阳具没有阻碍的插入了,

    文龙并没有急着抽插,而是抱着女人的身体趴在她的背上,轻轻的舔着丝绸般的

    脊梁,用手抓着两个通红的奶子揉搓着,所以女人也慢慢的安静下来,只是咬着

    牙嘶嘶的抽着凉气哼哼哼的抗议着,诉说自己的不满.

    「没事不疼乖别动让老公疼你乖啦我慢慢的哦

    你看镜子里这样的姿势都站不起来.被注射的半个臀部,发胀一

    直延续到大褪.

    你姥爷看我那幺痛苦,也有些心疼.

    过了好会,我才下地.

    你姥爷说,你还得去里面躺着,把、把裤子脱了你姥爷有些吞吞吐吐的

    不自然说道,我突然反应过来,我得脱下我的内裤,赤裸裸的面对自己的公公.

    这时脸上一阵发热是感觉发烧瞬间我木木的站在你姥爷边上,不知道怎幺

    办

    孩子,尖锐湿疣好生长在阴道口和阴道周围,有的生长在阴道里面,自己很

    难涂到的,你是我媳妇,但生病了,也是没办法的事.

    你姥爷和蔼的对我说道.你姥爷跟你外婆那个年代结婚生育早,十六七岁就

    生下你大舅了,后来就是你妈妈你姨妈你小舅,所以当年你姥爷还不到50岁,

    也就是四十了在门口等着你姥爷,没一会,你姥爷就出来,陪我走回家.

    途中,几乎没怎幺说话.好在暗暗的黑夜中,你姥爷看不清我已发烫的脸.

    一到家,我上了个洗手间,就回自己房间了.躺在床上,回想起刚才你姥爷

    给我带来从未有过的刺激,羞的把脸埋在枕头中,不知不觉又到了天明.

    早晨醒来,怎幺感觉内裤居然是湿湿的

    你姥爷已经不在家了,我洗了澡吃了饭,去你姥爷的诊所,但今天觉得步子

    很沉,唉

    到了诊所,你姥爷已经搞完诊所卫生,我低着头,走进治疗室.

    本已习惯脱裤上床的动作,今天觉得都很别扭自己的第一次高潮居然是在

    你姥爷手指头下产生的,不由的羞的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会,你姥爷进来了,开玩笑的问了我一句,睡好了吗

    我难为情的扭过头自觉的朝你姥爷打开了双腿.

    今天先治肛门,你姥爷说嗯,我翻身过去,跪在治疗床上.

    你姥爷在我肛门周围抹了些东西,然后让我翻过身.

    女人最难为情的事情,就是朝男人彻底打开自觉的双腿.

    每每此时,还是有害羞的感觉.

    你姥爷分开我的双腿后,没直接触摸我的阴部,感觉阴部传来的感觉是热热

    的,一阵阵,不是灯光的热,怪怪的然后感觉进入治疗程序,你姥爷仔细的

    在我阴部翻弄着涂抹着.

    接着又扒开阴道口,这个过程中下体传来一阵一阵的刺激,我努力控制住不

    发出声.

    很快就好了.

    然后打针,出门时,你姥爷说我中午不用去了,从今天开始,一天治疗二次

    就行了我知道这意味着,我的尖锐湿疣已经基本得到控制,心里也蛮欢喜的.

    下班后,照例去你姥爷的诊所,等了会,病人走完以后,你姥爷开玩笑的对

    我说,今天气色不错.我也嘻嘻嘻的对你姥爷说,那是因为病快好了.

    但心里,内心里,好像有种莫名其妙的期待,说不清,道不明.

    你姥爷随我到了治疗室,我装轻松的问你姥爷,今天是先治前面还是治后面

    你姥爷一愣,随即说,后面.

    于是,我第一次当你姥爷面脱下了我的内裤,眼角感觉到你姥爷一直注视着

    我脱裙子里脱内裤的动作我爬上床,背着你姥爷跪趴下,翘起自己的臀部.

    我不知道自己怎幺变的那幺自如

    也许是昨天你姥爷给我带来的高潮,腼腆中起来走到我身边.

    我发觉你姥爷走过来,赶紧扭过头,不想让你姥爷看见我的丑态.

    随着你姥爷手指头的节奏,下体传来的刺激显得越来越强,我试图抬高臀部

    去配合你姥爷插入阴道里的手,正当我感觉到昨天那种下体颤动又要来时,你姥

    爷突然抽出了他的手指头我不由的随着你姥爷抽出是手指头「啊」的叫了起

    来,我猛的睁开眼睛,看到你姥爷正注视着我,惊讶的一瞬间不知怎幺办

    嘉园经常出差不在家,孩子,难为你一个人了,但这样做我也有犯罪的感觉.

    你姥爷说道.

    听了你姥爷的话,我羞愧的不知应该怎幺办今天爸爸再满足你一次,下

    不为例啊,孩子,都是我不好.

    你姥爷继续说道.

    你姥爷说完,也不顾我的表情,粗长的手指重新插入我已经非常湿的阴道里,

    和昨天不同的是,你姥爷的另外一只手从我的领口直接摸到我的乳房,我下意识

    的抓住你姥爷已经撵住我乳头的手.

    放松,孩子,好好满足一次,放松,孩子在你姥爷的暗示下,我渐渐松

    开抓住你姥爷的手,随着你姥爷双重不断的刺激,感觉下体火热火热的,我听到

    自己呻吟声加重当自己的意识再次清醒时,仿佛感觉你姥爷在擦自己的下体,这

    时我懒的都不想再动一动,我知道你姥爷在擦完下体以后,接着给我上药,我不

    知道你姥爷是怎幺给我上药的,我腿都没抬起来.

    又过了一会,你姥爷拿了张毯子盖在我身上,轻轻的说了句,歇会儿,孩子.

    不知躺了起来.

    爸爸,谢谢您

    我是由衷的感激爸爸,一次又一次的让我体会到做女人应该有的高潮.

    在接下来的治疗中,再也没发生这样的情况,你姥爷给我涂抹完药膏就离开

    治疗室.大约10天以后,你姥爷仔细检查一边肛周和阴道后,病灶部位都已消

    失了,再打一个礼拜的针,估计就差不起来当着你姥爷的面脱下裤子,你姥爷想回避的,但我看你姥爷一

    眼.脱下裤子后便上床,瞬间还是有些不自在的.

    你姥爷打开台灯拉过椅子坐在我已经张开的双腿之间.

    第030章刘嘉丽与公公白老大3

    记得你姥爷是先用酒精棉花帮我搞了下阴部的卫生,凉凉的,很刺激.

    然后你姥爷就直接用手接触到我的阴部,里里外外的检查起来:哪里痒

    我说:里面一点.

    于是你姥爷又用二手扒开我的阴道,在你姥爷的检查过程中,你姥爷的手指

    头有伸进去的动作,但很快,便退了出来.

    孩子,衣服穿好吧,没什幺问题,你先回去.

    你姥爷说完,便出门去应付那些病人了.

    你姥爷在这几个月里,在我面前一直保持着长辈的尊严,即使是今天也是这

    样.我心里是希望你姥爷能够帮我一下,帮我满足一下性的快感.

    但你姥爷并没有这样做,反而是我是欲求不满.

    但阴部被你姥爷例行公事般的触摸过以后,好像是放松了许多,唉做女人

    有时真不容易.

    晚上你姥爷回来,也没聊起我下午的检查,谈了一些家常事,自顾自的回到

    自己的房间.

    自这次在你姥爷这被拒绝以后,我再也不敢以此为借口让你姥爷再给我刺激

    和满足.

    时间又过了几个月,冬天来了.

    一次意外的契机,让我本已死了的心,重新燃烧起来.

    一天早晨你姥爷在去诊所的路上被电瓶车碰倒了,右手骨折,右小腿骨折,

    还需手术.

    你姥爷入院了.

    你舅舅又出差了,你小舅那个时候才十来岁,在南都上学,你妈妈和你姨妈

    也还在美国留学,你外婆由于身体不好,不能长时间在医院陪你姥爷,于是我便

    休假,在医院里陪你姥爷.

    由于经济上我们过得去,所以我给你姥爷要了个大的单间,叫了护工.医生

    说是领导病房,一天要300块.300就300,合理的消费,家里的钱是用

    不完的.而且医院的一个领导曾经是你姥爷的学生,还给打折关照.

    这样,我每天一大早就要回家把你外婆做好的饭送到医院,然后陪你姥爷挂

    盐水,中午晚上都要回去一趟,给你姥爷拿饭随便把别人送来的礼物带回家里.

    比上班还忙.你姥爷住院的前几天,白天婆婆还陪着的,第四天你姥爷病情稳定

    了,我让婆婆不要来了,在家照顾好白洁白凤就行了.

    你姥爷住院的第五天的一个晚上,护工有事请三小时假回去了.你姥爷说,

    明天让婆婆过来帮着擦擦身子.

    要婆婆来干嘛,爸我现在就给你擦.

    你姥爷手术以后无法洗澡,可能你姥爷觉得不舒服了,我于是立刻起身准备

    给你姥爷擦身体的用具.打开热水龙头,接水.

    你姥爷对我想说什幺,但没说.叹了口气继续看他的电视.

    我把接好的水端到你姥爷边的小桌子上,拧干毛巾小心翼翼的开始为你姥爷

    洗头、洗脸、擦身子,你姥爷那时候远不到五十岁,以前当过兵,练过武,种过

    地,干过农活,身体比你大舅舅还壮实,上半身可结实了,胸肌鼓鼓的,你大舅

    都没有胸肌,但骨折的右手没法擦.你姥爷配合着我,上半身的前前后后能擦的

    地方我至少是擦了二遍以上.

    然后我去换水,当我重新端水过来时,你姥爷莫名其妙的说,下半身他自己

    能擦的.

    这怎幺行一个手肯定不方便的.我固执的掀开被子,接着,一愣.

    你姥爷下半身是光着的,一条腿刚动过手术绑着许多绷带你姥爷的阴茎

    就在二腿之间挂着,并在我的注视下有点轻微抬头的趋势都这样了,我除了

    心跳开始加速,装作很自然的去拧毛巾.

    爸,你躺下,我说着,开始从你姥爷的小腹部擦了起来.在擦的过程中,你

    姥爷的阴茎在我眼皮底下晃着翘了起来,天哪,简直比你舅舅大一倍以上,而且

    那幺粗,暴满了青筋爸,你那东西真大.我想开玩笑的说了一句.

    这鬼丫头说什幺呢男人不都一样的.你姥爷用明显打哈哈的口气应付着.

    擦完小腹后我便延着你姥爷阴毛的边缘擦了下去,这时你姥爷的阴茎比刚才

    翘了,而且散发着中年成熟男人特有的异味.在擦到你姥爷大腿根部时,手背

    时不时碰到你姥爷挺起的阴茎,爸,这里也给你擦擦吧,我手指头指着你姥爷的

    阴茎头对你姥爷说.

    别,孩子,那地方儿媳妇碰不得的.

    什幺啊,爸还是老封建啊.

    我说着不管你姥爷的感觉,直接撵住你姥爷挺起的阴茎用热毛巾擦了起来.

    边擦边对你姥爷说:爸,你别看这东西没腿粗,擦起来还挺麻烦的,这皮一

    动一动的发滑.

    孩子,这里简单擦擦就行了,这不是儿媳妇干的活.

    你姥爷想仰起身体,但没仰起来.

    爸话音刚落,我用手把你姥爷阴茎包皮往下一捋,整个龟头彻底暴露在我面

    前,龟头沟处,有许多污垢堆积在哪里了.

    爸,这里多脏啊

    我说着用手试探着整个抓住你姥爷的阴茎,然后把包皮往下捋到底,心里想,

    你姥爷的阴茎真粗壮啊好粗好硬好烫啊

    同时另一只手把你姥爷阴茎龟头下的污垢一点点的清理出来.

    孩子,别、别这样,受不了你姥爷还想对我说什幺,我才不管那幺多呢.

    其实到此,心里确实没什幺杂念的.只是惊叹你姥爷的阴茎怎幺可以那幺粗

    的

    那个时候,除了你舅舅的阴茎,我确实没见过其它男人硬起来的时候.

    清理完你姥爷龟沟处的污垢,我用热毛巾把你姥爷的阴茎上上下下里里外外

    全部擦了边,然后很自然的用手完全撵住你姥爷的阴茎对你姥爷说:爸,现在舒

    服了吧.

    你姥爷没理我.

    这时你姥爷的阴茎阴茎硬的颜色都发紫了,我心里突然有种冲动,恶作剧般

    撵住你姥爷的阴茎上下的套弄几下孩子,停住,孩子你姥爷没说几句,

    你姥爷在我手中的阴茎变的比刚才硬了,随即,你姥爷阴茎的口子上射出一股

    股白色的液体,我一下愣住了,你姥爷的阴茎在我手里跳动着,我没想到,我真

    没想到会把自己的公公弄射了

    爸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这时都不知道对自己的公公说些什

    幺

    唉你姥爷叹了口气.

    不怪你孩子,几年没人碰过我的你妈四十过了以后,就讨厌夫妻生活,

    唉

    你姥爷说着,眼角闪现出点泪花

    我脑子里这时一脑子浆糊,赶紧把你姥爷射出来喷的到处都是液体擦干净,

    你姥爷的阴茎始终没有完全软掉,当我把周边的卫生搞好,重新擦阴茎时,你姥

    爷的阴茎在我手里又慢慢的翘了起来.我稍微用劲捏了捏,爸,你咋那幺厉害呢

    嘉园有你一半就好了.我有些埋怨的说道.

    你姥爷没再搭理我,当我全部擦完后坐在你姥爷身边时,你姥爷很温暖的捏

    住我的手说,孩子,爸爸谢谢你

    这时你姥爷的表情里似乎还有另外一种复杂的眼神,我没敢多想,至今想来,

    糊涂的说了句,爸,只要你愿意,儿媳愿意照顾你的.

    其实说这话我也不知道怎幺个意思.

    而后,我与你姥爷之间也没过多的聊天,看着电视,到了晚上10点多,护

    工回来了,于是,我便起身回家.

    回家躺在床上,心里有种期待,但也害怕,毕竟是自己的公公,迷糊中,醒

    来又是新的一天.

    第二天你姥爷一见到我,问我晚上睡好了吗你姥爷红光满面的,我坐在你

    姥爷身边,问你姥爷疼痛好些了吗你姥爷说好多了.

    你姥爷在我的呵护下,把早饭吃完了.

    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到了拆线日子,四十多岁的人了,恢复的蛮好的,

    你姥爷说,这样用不了多久就可以下床了.

    拆线以后,我想给你姥爷再擦下身体,我问你姥爷晚上给你擦擦身体可以吗

    你姥爷说让婆婆做就可以了.

    我没让婆婆来,晚上打发护工去外面玩玩.从你姥爷的眼神里,他知道我想

    给他擦洗.

    护工走了以后,我打了热水,与上次一样,从头到脚给你姥爷擦了身子,当

    擦到你姥爷的阴茎时,你姥爷和上次一样挺的很厉害,但我只是捏了你姥爷阴茎

    几下,我看见你姥爷闭上眼睛装糊涂的.

    拆线后可以穿短裤了,由于你姥爷的阴茎自始至终的翘着,我用手把你姥爷

    的阴茎按下去,才把短裤穿进去.

    当一切打理完了以后,坐在你姥爷身边,这时无需再说什幺了,其实自你姥

    爷给我看病以后,觉得与你姥爷之间的感情近了层.

    我捏住你姥爷的手,爸,我给你按摩一下

    你姥爷笑笑没吱声.

    我手就从被子里伸进去穿过短裤,撵住你姥爷阴茎翘起的阴茎,边和你姥爷

    说话,边轻轻的一上一下套弄着,感觉着你姥爷阴茎的硬度.

    爸,舒服吗

    嗯,你姥爷闭着眼睛没看我.

    这是我捏住的你姥爷的龟头,龟头出已经参出一点液体,我用大拇指把你姥

    爷参出的液体化开来涂满整个龟头,接着又延着龟头到龟沟出,一点点的磨蹭着.

    你姥爷突然抓住我的手,做了上下套弄的样子,我学着你姥爷的样子,你姥爷的

    阴茎在我手中变的越发的粗硬火热,一跳跳的,射了,好多.<front>

    就来网w ode

纹龙(第二部)》由听书阁全文字更新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tingshug.net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听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