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正文 第2295章 我的傻师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舒静琀没有关注温别离与虚余之间的战斗,因为对于这一战她没有丝毫的兴趣。

    舒静琀静静站在那里,看着藏书阁方向,平静的双眸,渐起风澜。

    “这一天,终究到来”如呓语一般,舒静琀说道。

    随着虚余的出现,舒静琀知道,天剑宗的平静终将被彻底的撕裂,诸多秘密,再也无法隐藏。

    虽说在这场大世之中,舒静琀心知肚明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但出于某些缘故,到来的时机比之她预想中的,要早了不少。

    舒静琀忽有不快的情绪在心头激生,她知道这样的情绪并不正常,但心底深处的杀戮欲望,近乎到了喷薄而出的地步。

    “呼”

    接连轻吸几口冷气,舒静琀才是将那股躁动强行压制下去,她的眸光重新恢复平和,静静的看着藏书阁,在这里自然看不到江枫的身影,谁也不知道,她在看什么或许纵使舒静琀自身,也都不知道她在看什么。

    如此,直到时间过去良久良久……

    ……

    江枫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

    在江枫的脚下,出现了一条路,江枫低头看着脚下,隐约有种感觉,只要他踏上那条路,他就将得以证道为圣。

    但江枫并没有踏上那条路。

    “这算是考验?”江枫自语,脸色略显古怪。

    譬如剑道之路从来不是一条路,圣道路也从来也不是一条路。

    毕竟若是有一条现成的路,岂非表示人人皆可触及剑道终极,人人皆可证道为圣?

    那是一个概念,尽管并不寻常。

    于是江枫看着脚下出现的那条路陷入沉思,江枫并不清楚这是否是所谓的考验,但直觉告诉他,这条路既然出现在这里,必不简单。

    “嗯?”

    变化很快生,江枫脚下的路变成了两条,然后如同裂变一样,迅增加,成百上千条路,呈现于江枫的眼前。

    这般变化就在眼皮子底下生,哪怕尚且不清楚接下来还会生什么,却已然是让江枫心神为之震动。

    “嗡”

    光影在变化,其中的一条路上,出现了一道虚影,那道虚影江枫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因为那道虚影,背对着江枫。

    虚影出现,便是沿着那条路走了下去。

    随后,又见一道虚影出现。

    短短数十息的时间,成百上千条路上,出现成百上千道虚影。

    “这是……”

    江枫猛的倒吸一口冷气,截然无法相信。

    因为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时候呈现在他眼前的画面,赫然就是,一尊尊圣人,证道为圣的过程

    绕是江枫一向心智坚韧,此刻都是头皮在麻。

    太过震惊,这是无法想象的异景。

    证道之难,难如上青天

    然而如今,在他眼前,重现一尊尊圣人证道的过程,这是何等匪夷所思的画面。

    哪怕在很早之前江枫就知道这座藏书阁绝不简单,但也是深感震撼,心境紊乱,久久无法平复

    “难怪,进入第八层的门槛如此之高”

    “难怪,那第九层,非圣人不可入内”

    江枫默默说道,眼前的画面不只是演绎,而是原景重现,纵然江枫无比清楚,这并不能让他立地成圣,但毋庸置疑,有朝一日,当他朝圣道路起冲击,呈现在他面前的,将会是一条笔笔直直的康庄大道,一旦契机到来,证道成圣将成为一件无比自然的事情,绝无阻碍。

    “好大的手笔,好惊人的礼物”江枫目瞪口呆的说道。

    一道道的虚影在江枫的眼皮子底下展开行动,踏步而行,那里的画面宛如无声电影一般,各种异象层出不穷,哪怕江枫投入全部的专注,也往往眼花缭乱,顾此失彼。

    “原来,哪怕距离证道,仅有半步之遥,失败也依旧是大概率事件”一会之后,江枫低语道,莫名的悲呛情绪,冲击向心头。

    成百上千条路上,渐渐的有身影消失了,那是因为,脚下的圣道路碎断,那不过是霎那之事。

    这种现象越来越多,随着时间的推移,江枫仿佛听到一声声的叹息萦绕在耳边。

    那是亚圣的叹息

    亚圣只是一个称号,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圣人。

    若止步于亚圣的话,终此一生,将再也无望证道。

    渐渐的,那一条条路上,诞生了半圣……

    最终,终于有圣人诞生

    “如此之难,如此的不可思议”江枫沉声说道。

    脚下的路统统消失了,如梦一场,但那并非虚幻的幻觉,历历在目,亲眼见证,直到脚下的路消失很久,江枫方才是出一声怅然若失的叹息之声。

    成百上千条圣道路,最终证道成功之辈,如凤毛麟角,屈指就可细数,成就半圣,也是千难万难,只有十几人。

    那条路上,更多的虚影消失了,侥幸为亚圣,已经是殊为不易,尽管亚圣的数量,也不曾出二十这个数字。

    “却是我有些想当然了。”江枫苦笑着说道。

    “证道路上的残酷,远我想象的极限”江枫又是说道。

    这或许是预示,也或许是鞭策,江枫深知,正因他在朝圣道路起冲击的缘故,所以这样的画面,给他带来的震撼情绪,尤为深刻。

    悲伤是无比真实存在的,叹息之声,犹在耳边,江枫没有听到欢歌,更未曾听到笑语,如不能亲临那样的场景,又岂能感知到证道之难?

    路消失后就是彻底的消失了,第八层内部,一片空荡,再无其他。

    江枫盘膝落座,他的思绪复杂难言,诸般念头纷至沓来,脑袋肿胀,随时都要爆炸一般。

    ……

    藏书阁之外,战斗不知何时结束了。

    虚空之上,那道身影的背影略显萧索,正是虚余。

    虚余看着下方的温别离,眼中神光变幻不定,最终他也没有再说什么更没再做什么,就此消失。

    “转世圣人,不过如此”温别离阴森森的说道。

    他受伤了,狼狈凄惨,但温别离毫不关心。

    “师姐,我要下山”温别离说道。

    “去哪里?”目光收回,舒静琀随口问道。

    对于温别离的请求,她毫不意外,仿佛早就预知。

    “我已经沉寂太久太久。”温别离没有回答舒静琀的问题,而是说道。

    “下山并不是好的出路。”舒静琀说道。

    温别离陷入沉默,这一次不知为何,他竟是难得的没有争辩。

    “师姐,或许你是对的。”温别离说道,大步而去。

    江枫从藏书阁走出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之后,他没有看到温别离,只看到舒静琀。

    战斗的痕迹犹在,不过江枫只是随意扫视了一眼,没有问什么。

    江枫知道虚余来过了,这是预料之中的情况,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如此着急赶来天剑宗。

    从另一方面而言,舒静琀的安排很有意思,似乎是对虚余的行迹了如指掌,这才第一时间,安排他进入藏书阁,错过了这场战斗。

    “难道,舒师姐并不想我与虚余一战?”江枫想着。

    原因是什么江枫没有多想,更多的疑惑来自于藏书阁第八层,江枫并不清楚舒静琀对藏书阁了解多少,但直觉告诉江枫,似乎他在藏书阁每一层所见,都宛如精心安排过的一般

    而能够做出这般安排的,只有舒静琀

    只是这些问题,江枫一样没有问出口,有些事情既然舒静琀不说,自然有不说的理由,江枫并不想让舒静琀为难,就如舒静琀从未让他为难过。

    这时舒静琀打量着江枫,轻笑着说道:“藏书阁还有最后一层,江师弟你可要加倍努力才是。”

    “定当不负师姐所望。”江枫认认真真的说道。

    舒静琀娇笑起来,笑声清脆悦耳,不着痕迹岔开话题,说道:“江师弟你上次将司师妹带回来之后,就丢在一边不管了吗?”

    “这……”江枫揉了揉鼻子,貌似的确有点不负责任。

    “算了,你们两个之间的事情,我也懒的去管,随便你们怎么闹腾,一概与我无关。”翻个白眼,舒静琀没好气的说道。

    舒静琀说话的语气很生硬,生硬的原因不是因为司昙音,事实上舒静琀转移话题的方式太生硬了,有失水准,或许正是意识到了此点的缘故,才是让舒静琀的自身都感觉很尴尬。

    江枫也不戳破,情知有朝一日,这些谜团终会解开,没有必要急于一时。

    这一次江枫没有在天剑宗多待,当感觉到没有什么话要说的时候,就是离去,以免让舒静琀更加尴尬。

    “这家伙……”

    目送江枫远去,舒静琀嘴角一抹浅浅的笑意勾勒而出。

    舒静琀知道江枫看出了很多问题,只是她不说江枫也就不问,但江枫也没有装傻之类的,这就很有趣。

    “我的傻师弟,你问都没问,怎么就知道师姐我一定不会说?”舒静琀笑眯眯的说道。

    “不过这样也好,谜团只有亲手揭开,才有意思不是吗?江师弟,我会很期待的”舒静琀又是笑着说道,恶趣味十足。

    江枫离开了天剑宗,外界有消息轰传已久,半个月之前,虚余踏足天剑宗,起第四战。

    让江枫有所意外的是,这一战与之前三战,有所不同,有关虚余的战斗对象,引广泛的猜测,众说纷纭,截止到目前为止,也未有定论。

    “难道不是舒师姐?”江枫轻语,脸色有所异样

天才纨绔》由听书阁全文字更新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tingshug.net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听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